• 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公主与大将军

    去年花里逢君别(二)

    嫡公主与大将军 覃泊沙 2427 2019-04-27 01:15:47

      兽炉沉沉冒着香烟,满室都是瑞脑的香气。秋澄捧着琴匣进来,低声道:“禀公主,大将军和蛮素姑娘在前院歇下了。”

      长熙恍若未闻,只把琴从匣中取出,一边春牧悄悄拉了秋澄的衣襟,使了个眼色,两人悄悄退出房外。

      《长相思》的曲调传出屋外,春牧和秋澄对视一眼,都从彼?#35828;?#30524;中看出了共同的担忧。

      “自从关公子走后,公主再未抚琴,今日却是奇怪得紧。”秋澄的声音似同风在叹息。

      “还特意让一个歌女缠住大将军,只想一个人?#26469;Α!?#26149;牧同样忧心忡忡。

      长熙此刻,是我心伤悲,莫知我哀。她的琴声愈发幽咽,尽管没有悬崖,没有大江也没有孤舟,却仍让人疑心有嫠妇在悲泣。

      长熙的母亲白皇后并?#30343;?#23456;,但长熙作为唯一的嫡女,却占尽父爱。

      长熙三岁开蒙,便入泮宫同太子读书,她的两个妹妹学习女戒女则的时候,她学兵法,写策论,跟随丞相关祯下?#22969;?#24773;。关祯死前,向狱卒坦言:“皇家千秋万代已尽,长熙主回光尔。”

      长熙?#24653;?#36825;话,更加卯足了劲网罗人才,然而她父?#23460;?#22825;比一天荒唐,她的兄长……长熙不是不明白兄长的软肋,只是血浓于水,况且,她也没有别的选择。

      选择了振兴皇室,便不得不抛弃儿女情长。这些年,她牺牲了妹妹,牺牲了挚?#36873;?#22914;今屠刀也要挥向挚爱。

      琴音倏然停下,断?#35828;?#24358;沾着指尖上的朱红血迹,预示着今晚将要发生的凶险。长熙呆呆望着指上鲜血,泪如泉涌。

      曹沧俊半夜潜进长熙房中的时候,长熙还在对着断弦的琴发呆。幽暗的烛火中,两人眼神碰撞,悲伤蔓延了整个世界。

      “我一剑刺穿了他的胸口,但他逃走了。”曹沧俊盯着长熙说道。

      听到这话,长熙不知道是?#27599;?#36824;是该笑,但心中隐隐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。

      “他……真的是他吗?#20426;?#38271;熙问。

      “是他,也不是他。”曹沧俊忍着千钧之痛,深沉地说道。

      “什么意思?#20426;?#38271;熙心中一紧。

      “他不再是那个风华绝代,冠绝京华的关之洲,他的面目因为各种叵测的灾害而变得狰狞恐怖,他的声音嘶哑得像是地狱的召唤。蓁蓁,他活着,?#20849;?#22914;去死,他不死,这天下必乱!我知道我该下手?#23478;?#28857;,一剑穿过他的心脏,这样一来,便替你,替大秦除去了心腹大?#36857;?#21487;是蓁蓁,我不忍心啊……”话到最后,曹沧俊已有了哭腔,剩下的话语都湮灭在他抽噎的哭声?#23567;?p>  长熙才刚泪干,?#20174;?#27882;起,她起身走向曹沧俊,伸手抱住了他,如同一个母亲安慰孩子?#21069;悖?#20134;像是寻求着安?#20426;?p>  天边一点一点泛白,曹沧俊在?#28270;?#30340;天光中离开了。

      周定一夜春情,醒来却像是遭了平地惊雷,惊吓万分。蛮素?#23376;?#26080;瑕的身体上深深浅浅印着昨夜的痕迹,锦被之上的一抹红艳更是触目惊心。周定震惊中带着惊慌之色,比之一旁淡定从容的蛮素,倒叫人看不出来谁占了谁的便宜。

      “将军是怕了?#20426;?#34542;素冷冷地问。

      “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周定隐隐想起昨夜的支离片段,头?#20174;?#35010;,他这般堂而皇之在家中留宿歌姬,长熙不定又要闹成什么样子!

      “将军?#21028;模?#34542;素得偿所愿,不会再纠缠将军。”

      蛮素说完起身下床,一件一件从地上捡起昨晚扔下来的衣?#36873;?#21608;定一看到床上?#24708;?#22788;子之血,心中矛盾万分。这样一个出污泥而不染的绝代佳人,全?#21487;?#24515;都交付给自己,他自然不是没有情义……只是,这件事要怎么跟长熙启齿呢。

      想到长熙周定头更痛了。

      郭?#40092;?#20154;素日并不造访将军府,因为长熙隔个三五日便去周府看她。然而今天她带着儿子儿媳,孙子孙女杀过来,起因便是周定要纳蛮素为偏房一事。

      郭?#40092;?#20154;一见周定,扬起手杖结结实实朝周定身上打了一记,慌得儿女们忙拦住她。周定见老祖母动了大气,赶忙跪下来,口中说道:“孙儿?#24653;ⅲ?#31062;母?#24515;?#21160;气伤身!”

      长熙也过来扶住郭?#40092;?#20154;,劝道:“老祖母别动气,并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      “公主,我们周家虽是商贾之家,却也知道礼义廉耻,?#20063;?#35828;公主身份尊贵,便是这个孽障娶了寻常人家的女儿,我也断?#24653;?#20182;成亲没几个月便纳小妾,还是个青楼女子!公主,你这样绝无仅有的一个金贵人,这畜牲不懂珍惜,我如何能不恨啊!”

      郭氏用手?#21364;?#22320;,言语间净是咬牙切齿。周定悄悄瞄一眼祖母,又偷看一眼长熙,心中追悔莫及。

      “蛮素姑娘虽出身烟花,却是出淤泥而不染,跟将军之?#21543;?#26159;完?#25285;?#20381;孙媳看倒是个贞烈女子,便是迎进门也没什么。”长熙笑道。

      “哪一家的贞烈女子会?#26469;玻』共?#26159;从那些腌臜地方学来的龌蹉手段,到底是娼妇粉头之流,脑子里想的净是下贱主意!”

      郭氏一番话犀利直白,长熙身后的春牧和秋澄听了目瞪口呆,暗暗给郭?#40092;?#20154;竖了大拇指。

      长熙仍在竭力为周定和蛮素说?#27809;埃?#27605;竟昨夜的事,除了有周定和蛮素的情难自禁,中间也少不了曹沧俊的推波助?#21073;?#22905;心中到底对周定有愧,所以留下蛮素,算是给周定的补偿。

      郭?#40092;?#20154;却坚决不同意蛮素进门,撂下一句:“除非我死,否则决不让那婊子进我周家大门!”便浩浩荡荡地打道回府。

      “娘子……”周定为难地看着长熙。说实话,他此刻的感觉十?#25351;?#26434;,?#25351;?#28608;长熙大?#24708;?#23481;,不计前嫌?#23264;?#30041;下蛮素,又吃味长熙的深明大义,他其实更希望长熙小肚鸡肠,跟他大吵大闹一顿。

      “将军,蛮素姑娘虽不能进府,但是在外头买一座宅子安置她,想必祖母也不会?#24179;?#22826;多。”长熙道。

      “娘子,我,我心里只?#24515;?#19968;个,昨夜实在是吃多了酒,才做下这等糊涂事!”周定急急解释。

      这样苍白无力的陈述,长熙听了报之?#24653;Γ?#36947;:“?#20197;?#35828;过了我不是那容不得?#35828;?#20154;,蛮素姑娘天仙似的一个人,连我见了都?#19981;叮?#20309;况是将军。况且蛮素姑娘已经是将军的人,断乎没有继续在妙音阁迎来送往的理。”

      “娘子,我只是可怜她。”周定此刻对长熙存有十万分的愧疚,他祖母骂得对,她这样一个尊贵至极的人,这样纡尊?#20498;筇嫠?#32435;一个青楼女子为妾,他可不正是个畜牲吗。可是,长熙这样贤惠,他怎么看怎么?#30343;?#26381;。

      “既然可怜她,更要对她好才是。”长熙莞尔?#24653;Γ?#21448;道:“听说花魁嫁人,也有一套讲究,这事我不在行,倒是请文将军的如夫人帮忙张罗为是。”

      “娘子!”周定忽然有些生气,别扭地说道:“你怎么一点儿也不吃醋!”

      长熙一愣,脱口便道:“我为?#25105;?#21507;醋!”

      一瞬间周定的愧疚消磨殆尽,他冷哼一声,扭头便走了。

      长熙目瞪口呆,侧过脸询问两?#30343;?#22899;:“他怎么了?#20426;?p>  春牧和秋澄脾气摇头,春牧说了一句:“许是被老太太骂傻了吧。”

      

    目录
    目录
    设置
    设置
    书架
    加入书架
    书页
    返回书页
    评论
    评论
    指南
  •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