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还珠格格后传

    此情可待(2)

    还珠格格后传 招摇一生 3123 2019-04-27 00:45:00

      “尔康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  “我什么意思嘛,你明白的!哈哈,大?#19968;?#20063;都明白的。说下去呀,别在这紧要关头打住了啊,反而让我们往别处想了。”

      福尔康捉弄的话,说得班杰明更是不好意思往下讲。

      “斑鸠,你说啊,我也好想知道你究竟在什么时候认出她就是慕沙?#24247;?#24213;是在换衣服之前还是换衣服之后?”

      “小燕子,你也跟着起哄?别老说什么换衣服不换衣服的?#26032;穡?#22312;你心中,我难道是占人家女孩儿便?#35828;?#20154;?”

      班杰明气恼地瞪着小燕子,心说,别人不知道我的为人,莫非你也不知道吗?我如果是这样的人,早在那一年夜的苍山我就得到了你,何必会扯出后来的许多事来?

      “我当?#26412;?#32467;了好长一会子,最后还是对自已说,师父说的对,只要?#35805;?#22905;当成一个女孩子,给她换下湿衣裳又何妨?我这是在救人!当?#25671;?#24403;我为她除去了湿衣之后,不经意间看到?#35828;?#20260;疤时,我就吃了一惊,忙去看她的脸,这下子我可是完全吓倒了,天,原?#27492;?#23601;是?#20197;?#32463;救过,也差点儿因她而成了猛白刀下之鬼的慕沙?那一刻,我真的是手足无措了,闭眼胡乱地为她换好了衣衫,逃出了屋子。”

      “师父见我不对劲,询问?#20197;?#22240;,我瞒?#36824;?#21482;得将真相说了。师父听后只说了一句:‘命也!缘也!’之后,就令我不可再以真面目出现在她的面?#21834;?#21487;是不知为什么,我对她充满了好奇,她不是猛白最心爱的女儿吗?她为什么要到茵莱湖投湖自尽?”

      “她醒来之后,见身上穿着男?#35828;?#34915;衫,果然是?#20013;?#21448;急,逼问师父是谁换的?我躲在屋外偷听,听从不说谎的师父编出了请山下的阿婆?#31383;?#22905;换下衣衫之类的话,笑得差点儿背过气去。”

      “到?#35828;?#20108;天,师父打算?#36864;?#19979;山,谁知她?#24213;?#19981;肯走,非要跟着师父学武功不可。师父实在是拿她没辙,只得又把我推了出去,命我扮成了他的模样,自已躲到深林中去了。”

      “我随口问她叫什么名字?为什么会想不开之类的话,实则是为了敷衍了事,想着越早打发她离开越好,眼不见为净,免得又让我想起她父亲的不守信约,白白地给自已气受。”

      “谁知道她却因为我这一句而哭的很伤心:‘老人家,我叫沙沙,是阿瓦一个大财主最小的女儿。我阿爸有好多个妻子,我的阿妈是大老婆。可我阿妈年纪大了,不漂亮了,我阿爸不?#19981;?#25105;阿妈了。?#36824;?#25105;阿爸却很?#19981;?#25105;,我阿妈这才没有受到我阿爸别的妻子们的欺负。我也很为我阿妈争气,我的书念的最好,武功也比别的哥哥姐姐们好,我阿爸?#36824;?#21435;哪都会带上?#25671;?#20294;是,在八月初九的那一天,我为了救我阿爸?#25442;等说?#27602;箭给伤了,后来,性命虽然是保住了,可我的武功没有了,一点内力?#24425;?#19981;出,身体?#24425;?#22909;时坏的,再也做不回过去的我了。一开始的时候,我阿爸还象以前一样待我,常常来看我,到了后来,我阿爸看到我和我阿妈天天哭,也烦了,只说事情忙,十天半月也不来一次。我的那些哥哥姐姐们本来就?#22987;?#25105;,看到我失了我阿爸的宠爱,个个来雪上加霜。最坏的就是我阿爸第二个妻子生的儿子,时不时地来嘲笑?#25671;?#21069;天,他居然说要和我比剑,如果我输了,就乖乖地带着我阿妈离开家,把大老婆的位子让给他的阿妈。现在的我,怎么可能打得过他呢?我不想让我的阿妈因我而被赶出家门,就一个人来到了曼德勒。走着走着,就走到了茵莱湖边,想着如果我死了,说不定我阿爸会想起他曾经?#19981;?#36807;我,会因些对我阿妈?#34892;?#24604;悯......’”

      说到这,班杰明看了看永琪说:“我以为这样的事情只有紫禁城中才会发生,想不到缅甸这么小的一个国家也会有这种令人发指的事情?”

      “这就是生在帝王之家的悲哀!”永琪心有同感,?#38405;?#27801;徒生了许多的同命相怜之情,对班杰明说:“我想,你在听完慕沙的故事之后,一定想到了我,也一定同情、怜惜了她,然后,你就帮她?#25351;?#20102;内力,然后又指点了她的剑术,让她回去打败了她的哥哥是吗?”

      “永琪,我的心事自然是瞒?#36824;?#20320;的,我们一起在紫禁城中度过了多少的岁月,愉妃娘娘的深宫独守,你为了你额娘的发奋图强我都是看在眼中的,因为你,我十分了解与同情她的处境。再想到她会内力尽失?#24425;?#25105;当时只给了她大半粒的解药,她体内还?#34892;?#20313;毒未清的?#20498;剩?#25105;心中更是?#35805;病!?p>  班杰明又道:“只?#36824;?#24403;时的我却没有这?#21019;?#30340;本事帮她?#25351;?#20869;力。我去求了师?#31119;?#35828;明了一切,师父慈悲为?#24120;?#29992;无?#21487;?#21151;助她?#25351;?#20102;内力。我又以我师父之名,教了她几招用?#20197;?#32463;从你那学到的中国剑术与西洋剑术相关结合的剑式。她很聪明,只用了三天就学会了,然后兴冲冲地下山回了阿瓦。”

      “她走之后,我师父就对我说:‘明儿,看来我们师徒的缘分已尽了!明天,我就要回印度去了。’我很难过,也很舍不得师?#31119;?#19968;定要跟着他同?#23567;?#24072;父对我说,我还有未完的使命,要我把从他那所学到的学识用于帮助众生之上,不许我跟随。我不同意,守在师父的屋前盯着他,他如果离开我也便离开。半夜的时候,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,醒来之后,师父已经不见了,从此?#20197;?#20063;没有见过他。”

      “我后来才知道,是师父迷晕了我,而且用他毕生的修为趁我熟睡之际打通了我的任、督二脉,从此我的内力大增。师父留下了书信要我去做一些事情,我不敢违背他老人家的意思,只好扮成了他的模样,等着我新的命运。过?#24605;?#22825;,她回来了。”

      ?#23433;还?#36825;次她不是一个人来的,而是带了猛白和隆重的迎宾仪仗。原来,她回去只后用只学了三天的的剑术打败了她的哥哥,让猛?#23383;?#26032;对她另眼相看,问及原因,知道是传闻中的印度圣者婆罗门。罕大师就住在茵莱湖畔的山上。一心想着?#36824;?#24378;民,与中国重新一争高低的猛白怎么会放弃这次的大好机会,亲自前来将我接到了王宫之中,封为国师。因缅甸人以天为尊,所以国人都称我为国师。”

      “原来你是这样成了缅甸的天师的。你只教了慕沙三天剑术就可以打败了她的哥哥?班杰明你可真是了不起!”箫剑笑出了声:“什么时候我也来领教领教你的那一?#25417;?#26415;?只?#36824;?#22043;,在战场上慕沙所使的剑术看上去也不怎么样嘛,最多只能和小燕子打个平手。”

      “哥,我武功有这么差吗?”小燕子这下可不满了:“你可别忘了那天我还打败过慕沙呢。”

      “小燕子,那天你和慕沙比武,我在边上可全看到了,如果没有永琪也了解西洋剑术,看出了其中的破绽,指点你,帮着你,你未必是她的对手!”

      班杰明这话明显是偏袒着慕沙,惹的小燕子很是不开心,嚷道:“斑鸠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?#36864;?#24917;沙是你的徒弟你也不该这样偏心啊!是的,慕沙现在是和我们化敌为友了,可毕竟我们才是你的亲人啊?我看你这缅甸的国师是当傻了,把猛白曾经想要杀了你的事也忘了!我?#31383;。?#22914;果,我是说如果万一哪一天皇阿玛和猛白又开战了,你说不定会去帮着缅甸人打我们中国人也说不定。”

      这?#21507;?#30340;女子的情绪波动一般都不稳定,爱较个真儿,说出些连自已都无法控制的话来。

      紫薇情知小燕子不是存心来指责班杰明,只是看到他的?#25104;行?#19981;对了,忙打圆场道:“小燕子,你错怪班杰明了,他怎么会帮着缅甸人而?#35805;?#25105;们中国人呢?更何况,我相信,有了我们,有了慕沙公主,我们两国之间再也不会发生战争了。”

      尽时间会冲淡一切,班杰明对小燕子曾经的心意,经过了这四年已经淡去痴情,可如今听了她这样不可理喻的话,却还是伤怀。

      小燕子啊小燕子,?#36864;?#36807;去我?#38405;?#30340;心意你从来都不存放在心上过,可你也不能这样的来误会我!可见,你根本就没有真正地了解过?#25671;?#39038;及过我的心情。我们之间的所有过往,在你的心中都算什么?在你的心中,我是不是只是一个笑话?由着你高兴时理我一下,不高兴时无端指责?

      也许,真正懂得尊重我,理解我的只有她吧?可惜,我明白的太晚了,一切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    一种莫名的忧伤在班杰明的心底缓缓荡开,把这四年?#27492;?#23398;会的与世无争,看淡情事的心都掩去了。

      一语不发地离席倚窗,对着外面的院子发呆。

      沙沙,你现在还好吗?回到阿瓦之后的你,在发现我已经走了之后,你是生气还是难过?

      如果可以,我倒是希望你是生气,因为只有生气,你才会不去记得我这个背叛了你的师傅!

      沙沙,这辈子,我们还能见上一面吗?

    目录
    目录
    设置
    设置
    书架
    加入书架
    书页
    返回书页
    评论
    评论
    指南
  •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