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頁 玄幻言情 遠古神話 奔愛紀

    巧舌如簧

    奔愛紀 麻七七 3079 2018-10-24 15:06:25

      來到王府的大堂時,見到大堂里坐著站著約莫十來個女人。艷福真不淺呢,他十六歲娶得王妃,如今才二十一歲,就有這么多女人了。

      “妹妹來了,坐吧。你剛到府上,還習慣吧?”王妃真是賢惠呢,我這么晚才來,她還能如此溫婉的說著。但愿她以后真的溫婉,因為我是不會對她怎么樣的。而且他以后登基后,我是再也不想做他的皇后了。做皇后,還不如一個妃子舒適呢。什么也不管,不用操心,只要陪著他度完我這一生,足矣。

      “多謝王妃了。”我坐下后,才想起還有件事要辦呢。我還是趕緊辦了,走了得了。才不想和這些女人有任何交際。“王妃,我是不是還要給你敬茶啊。”

      “哦,妹妹昨日不是已經敬過了嗎。今日讓你來,一是為了讓府里的諸位妹妹拜見你,二來也是為了讓你與諸位姐妹見見,日后大家伺候王爺還得多多盡心,也多為王爺開支散葉。”不用敬茶了,那位還在這里做什么。和你們喝茶還不如我去找杜若喝酒呢。

      “不必了吧。我是個隨意的人,這些沒必要。”我喝了一口酒。“王妃,我有件事一直沒弄明白,怎么王爺身邊沒有端茶送水的丫鬟嗎。還要娶這么多女人來給他端茶送水啊。”

      “妹妹看來喜歡說笑呢,呵呵,這妹妹如今也是經過人事的人了。怎么連伺候王爺是什么意思都不懂,當真是山上長大的,沒什么見識。”說話的這個人有些眼熟,不過長得倒真是好看。我想起了這天朝的第一美人,容王的高側妃。什么天朝第一美人,我怎么來天朝這一兩個月里,見到比她好看的女人都有好幾個了。莫不是那些人都不想要這第一美人的稱呼。

      “敢問閣下是?”我沒理會她的話,我看嘛要理會與我不相干的人的話,如此多事。

      “哦,妹妹這是高側妃。說來妹妹從前不是見過嗎?”王妃說。

      “是嗎?不記得了。”我神色淡淡的說著,因為我真的很想走。

      “妹妹一時忘了也不打緊,不過,你得記得,我是這王府里僅次于王爺和王妃。以后啊,說話做事得給我注意點,別把你那窮酸的晦氣沾著我。”我窮酸的晦氣,我打量了她從頭到腳一身的裝扮,哼,連我的耳環都比她那一身值錢。

      “你怎么能這么說,也是太無禮了。哦,妹妹,高側妃雖然口直心快的,可是她的心腸是很好的,妹妹莫要見怪啊。這也都怪王爺,平日里慣著她,都將她慣壞了。”王妃出來打圓場,可我怎么就是覺得王妃很是高興呢。且她最后說的那是要提醒我高側妃很得寵嗎。那又如何。

      “王爺說了,就喜歡我這樣子。王妃姐姐,你說呢,是吧。”我看著高側妃那一臉得意的樣子,依我活了這么多年的眼光來看,這樣的女人,是只能當棋子使得。成不了什么大的氣候。

      “呵呵,是啊。王爺寵你,不過,你也該是給王爺填個白白胖胖的小子了。”

      “我也想啊,可是太醫說我從前小產后大的身子一直還未好全,得好生將養著才行。”高側妃從前小產過,據說是冬日里不小心摔了一跤。誰知道,是不是自己摔的就不而知了。

      “王爺和妹妹還年紀著呢,這以后有孩子也是早晚的事。”王妃笑得蕙質蘭心,對高側妃說。高側妃聽著王妃這么說,很是滿意的點點頭。之后王妃讓人端出了一個盤子,盤子里擺放著一對玉佩。是和田玉的,玉雖是上乘,但入不了我的眼,我平日里用的玉都是靈玉。雖然是妖域里產的,但可以吸收天地靈氣,于我也有益,我也喜歡。

      “妹妹,來,這對和田玉佩我就送給你了。日后,你可要好生伺候王爺。”王妃的話說完,就讓她的嬤嬤將那托盤端到我的面前。星蓮收下了那個托盤,一會兒就拿去當了。

      “多謝王妃。”這一趟來的值,我心想著。

      “大家日后就都是姐妹,何須這般客氣。好了,你們也都來拜見婳妃吧。”我想起,昨天容王對那些下人說了,以后就叫我婳妃了,我想著怎么不是婳側妃。民間是有平妻,難道皇室也有?

      “妾身玉氏,拜見婳妃娘娘。”玉氏?是北星國的皇室姓,其實人家以前是姓白的,被墨老強行將姓氏改了。還說什么,跟他一樣姓白就是在藐視他。這個破理由,真能胡扯。不過誰讓北星國的始祖皇上欺負了他那個小孫女,還想將她強搶過去當皇后,這不是在白墨頭上動土嗎。

      “妾身陳氏,拜見婳妃娘娘。”

      “妾身葉氏,拜見婳妃娘娘。”

      “妾身。。。”一行人都給我行了禮,我看著她們,好像都是侍妾。王府里有位分的就只有我和高側妃,還有就是王妃了。別的就算了,怎么連那個玉氏的也是侍妾,肯定不是皇室的。

      “都起來吧。對了,你是玉氏的?你是哪一年進王府的啊。”我之所以問的原因是,我從前與北星國的太子做了一場交易。他讓我幫他,將一個他喜歡的女人當做貢品送來天朝。因為那個女人是他母后為他親選的太子妃人選之一。他不喜歡她,讓我幫幫忙。北星國的太子不喜歡那種長相嫵媚的女人,這個玉氏的侍妾,長得就很嫵媚。該不會她就是吧,我還真是作孽。

      “回婳妃娘娘,妾身是三年前進到王府。”三年前,真是作孽啊。我怎么就陰差陽錯的將她送到容王府了,不是貢品嗎。怎么不去恒親王府,鴻晞就喜歡這樣嫵媚的女人。

      “哦,起來吧。”我無奈的拜拜手,讓他們起來。

      “怎么婳妃妹妹對她很感興趣嗎,也是,是個女人都不會喜歡那種狐貍精長相的女人的。”這高側妃的話怎這么多,這白墨的記檔里還說這高側妃溫柔賢淑,哪兒溫柔了,哪兒賢淑了?看來著白墨的墨天綃也不是什么都可以記的準確嘛。

      ”我只是好奇,玉氏是北星國的皇姓,怎么在一個王府里只是個侍妾罷了。至于感興趣嘛,我對長相好看的不管男女都有興趣,比如你,雖然你除了那張臉外,一無是處。但我不也是調戲過你嗎?“

      ”哼,像你這樣的女人。王爺會喜歡才怪,你別以為王爺讓我們稱呼你為婳妃,你就高人一等了。說穿了,也只是一個稱呼,也改變不了你是妾室的事實。“

      ”嗯,你說的對。我的確是妾室,可我本來就高人一等啊。高,側,妃。“我是伏羲的女兒,是人族的公主。本就比你們要高一等。只是這樣的大秘密,才不能讓你們知道。

      ”妾身聽聞,婳妃娘娘曾和東海莫太子同住屋檐下。又和恒親王世子有著不清不楚的關系,還和白公子成天哥哥妹妹的喊著。這樣的福氣,還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。“開口說話的是方才請安的葉氏,這葉氏的長相真是,五官硬朗,跟個男人似的。

      ”什么時候,本公子和婳懿怎么到這天朝來,連互相喊個稱呼都能讓人詬病了?“白墨和容王一起來的,白墨打著扇子十分不滿的說著。白墨這家伙護短的名聲可是在江湖上都眾所周知的。他的人他可以欺負,別人想也別想。

      ”參見王爺。”諸位女子看見容王和白墨走進來,先是給容王請安,王妃起身來,讓人搬了個凳子,自己坐在了王爺的邊上。而白墨,這家伙是故意的吧,他走到我旁邊,對我笑得及美,我惡心了一陣,往椅子邊上挪了些,他直接了斷的坐在我的邊上。

      “婳懿妹妹,怎么如今還有人亂傳謠言。不是早就告訴過你了,本公子早就心有所屬,是不是咱倆有做過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,讓人誤會了?”白墨搖著扇子,好不風流的說,不過是看著那個侍妾說著。

      “誰知道呢,其實我和莫太子不僅同住過一個屋檐下,還一起吃過飯,喝過酒,他還為了我放過天下最大的煙花,帶我見過綿綿不斷的下著的煙花雨,還送給我過好些個東西呢。這些事情在東海就沒有人會傳,而至于你,你知道你方才在做什么嗎?你方才犯了大罪了。”我用一副會將她殺死的目光看著她。

      “婳妃娘娘,妾身方才不過是多嘴說了句,怎就犯了大罪了。”葉氏有些不滿的說。不滿,待會我讓你更不滿。

      “阡陌是東海太子,如今雖人在天朝,可也是身份高貴之人,在天朝理屬上賓。可你放才那是什么話,雖沒直接說,可難免不會讓人以訛傳訛,若是傳到了東海,那你說你該怎么辦呢。鴻晞我就不說了,他自己會來找你算賬的。而至于你方才說我是有福之人,言語間有著隱藏不住的羨慕。怎么你不是應該只喜歡王爺一個人,只屬于他一個人的嗎。怎么這就想著要和誰春宵一度了嗎。你這可是犯了七出了。”我才不管你有沒有這樣的想法,反正我是要讓這些女人看看什么才叫做下馬威。

    目錄
    目錄
    設置
    設置
    書架
    加入書架
    書頁
    返回書頁
    評論
    評論
    指南
  •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